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vv6666.com >

昨晚章子欣父亲赴殡仪馆辨认遗体船老大:打捞时忍不住落泪

发布日期:2019-08-13 01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杭州女童被租客带走”一案,连日来一直牵动着网民的心。昨天下午,不幸的消息还是传来,女孩章子欣的遗体被找到。

  象山县公安局7月13日晚间通报:经刑侦技术鉴定,今日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,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孩章子欣。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。

  昨晚,象山县公安局政治处副主任董敏说,家属的辨认已经完成。案件的相关信息,将尽快发布。

  从淳安到象山,开车需要近5个小时。他在车上疯狂刷着手机,看着与女儿有关的一切信息。

  22:05,章爸爸的车子抵达象山县殡仪馆,进入殡仪馆大院内的象山县公安局尸体解剖中心,对遗体进行辨认。

  22:19,尸体解剖中心的大门再次打开,章爸爸在旁人的搀扶下,走出中心大门,乘坐警车离开……

  据钱江晚报,昨天晚上记者联系上了第一时间发现女童遗体的船老大周师傅。当时,他刚在当地警方处做完笔录。

  昨天上午他开着自己的海钓船,带着几名游客去海上抓螃蟹。上午11点不到,周师傅开船从石浦东门码头出发。

  “下着一点小雨,浪不是很大。”出海开了大约40分钟,他准备返航。中午11点半,他在距离自己船大约二三十米的海面上看到了不明物体。周师傅看看船舱里的游客,没有声张,悄悄驾船靠了过去。

  大概距离不明物体五米的时候,周师傅倒吸一口凉气:这分明是一个小女孩的遗体啊!

  在渔政部门到来之前,周师傅当时开着船跟着漂浮的遗体走。他还是没有和船上的游客说。游客问,他只说时间还早,再游玩一会儿。这一过程有50分钟左右。直到渔政到达现场。

  据悉,一位在现场参与打捞的渔船船老大邵师傅说,孩子当时外表比较完好,有些浮肿,但面部已经辨认不出了。身高大概在1.3米左右,上衣粉红色,下身穿一条白色连裤袜,脚上只剩一只黑色凉鞋。

  “面部已经辨认不出来了,我捞的时候就在掉眼泪,实在太可怜了。”邵先生说。

  “不管怎么搜救,我们心里总是抱着一丝丝希望,即便再渺茫,也希望她好好的。”象山野狼救援队队长励建华说。

  他和队友们,以及其他救援队的队员们,都感到无比心痛。“这么多天,大家一直都在找,找得很累很累,但是不辛苦。”“她才9岁啊!我们几家救援队商量了下,大家一起去殡仪馆祭奠下她,最后送她一程。”

  励建华说,从观日亭到发现女孩的石浦海域,直线公里,快艇要开一个多小时。

  “女孩应该是在观日亭这里落海的。这片海域,算是内海,涨潮落潮,会有个回流。按照以往的例子,人要是落水的话,被潮水带出去后,还是会回流,一般情况下是出不去的。”

  他说,搜救前一天,也就是7月9日,象山下过一场大雨,风浪也大。“退潮的时候,可能还碰到大潮水,就把遗体往石浦海域方向带出去了,远离了松兰山景区海域。”

  因为象山松兰山景区范围大,而且又临海,从7日晚上7:08监控看到三人在走路,到当晚10:20看到两个租客却没有女孩身影,中间3个小时,路程大约3公里左右,女孩会在哪?

  观日亭边上,有条小路可以去往海边,海边礁石林立,7月10日开始,象山当地政府组织公安、水利渔业、应急管理、松兰山管委会、爵溪街道、民间救援队、志愿者及周边群众,每天都有500多人,使用搜救犬、无人机、冲锋舟、摩托艇、118kj开奖现场开奖记录,快艇等,扩大范围分海岸线及陆上两组进行搜索,这一天距离女孩失踪已有3天。

  网上网友提出是不是掩埋在哪里了。事实上,在根据信息推断的搜寻范围内,陆地搜寻早已经撸了一遍了。

  到晚上,救援人员都极度疲劳,而陆地上已经搜两遍了,包括海边礁石和路边山上也搜遍了,都没有发现。

  救援队员说,搜救的海域,情况复杂。随着潮水,有可能被卷过来,也有可能因此卷得更远,漂走了。

  我们从一名资深法医那了解到,一般情况下,人溺水身亡后,www.34kj.com先是沉入水中,随着体内产生气体,会浮出水面,而随着时间过去,体内气体又会一点点消失,遗体会沉入水底,加上海底的涌流,可能再也无法发现了。因为海底打捞也受到各种条件限制,更何况茫茫大海,漂到哪里也不知道。

  当地人说,随着时间和水流,漂到韩国境内海域也有可能。去年有渔民出海打鱼失踪,到现在还没有发现。

  关键词

 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殡仪馆是在2013年建成并投入使用的。景建华告诉每日人物,殡仪馆建成后每年火化人数不到五十个人,使用率低。

  9日,记者从湖南省人民检察院获悉,近日,湖南省检察机关又对涉嫌“衡阳破坏选举案”的4人立案侦查。

  现在一家人再次进去看完儿子出来后情绪都非常激动,母亲哭的很伤心,她说当时全村一共只考上了三个大学生,儿子就是其中一个,全家人都觉得非常骄傲,弟弟妹妹也都主动放弃了上学的机会出去打工,就是为了能让哥哥顺利的完成学业,现在一家人终于盼着家里这个唯一的大学生毕业了、有出息了,可没想到才刚毕业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  两会这个政治舞台上,我们理应从自己做起,使女权主义远离污名化,使女代表女记者女翻译们远离被审视的“他者”化,用对准美女身材的镜头对准二胎政策、父亲产假与哺乳室,看看新一代的女性究竟还面临哪些结构性问题,我们又可以做什么。

  2015年5月,景建华向呼伦贝尔市中院起诉新左旗政府,要求赔偿2460万。直到两年后,呼伦贝尔市中院才做出行政判决,驳回诉讼请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