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vv6666.com >

22800元一个骨灰盒月销售额最高达15万!不买?火化遗体、骨灰寄

发布日期:2019-09-11 09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婚丧嫁娶中的丧事,是件非常令人悲痛难过的事,在送亲人的过程中,再碰上点不顺,或被狠狠宰上一刀,就更是雪上加霜。前不久,五常市警方打掉了一个恶势力团伙,就在这丧事上大做文章,送葬的百姓是苦不堪言。

  今年四月末五月初的时候,五常市公安局接连收到群众举报,被举报的单位有些特殊,是五常市第二殡仪馆。

  被举报的五常市第二殡仪馆,也叫拉林第二殡仪馆,是拉林附近七个乡镇距离最近的殡仪馆。按说火化亲人,再购买个骨灰盒也无可厚非,但是第二殡仪馆的骨灰盒让人难以接受。

  像镇里的纸花店商铺,购买的骨灰盒也就是三头五百了,在拉林第二殡仪馆购买骨灰盒,最便宜的也三千五千,然后甚至上万。

  在拉林第二殡仪馆里,最贵的骨灰盒标价两万多,有的人嫌骨灰盒价格太高不想买,或者事先已买好了骨灰盒的不想要,这个时候就能明显感到不同的待遇。

  副大队长 梁广只要你不在我这儿买骨灰盒,就等着吧,我们不给你办手续,你在这儿火化不了。

  拉林镇居民关平在2017年的时候,就亲身经历了这样的事情,现在说起来还很气愤。当时他的母亲去世,出殡那天,他早早送母亲遗体到了拉林第二殡仪馆。

  受害人 关平别人说,在外面买个便宜骨灰盒就完事了,到那块儿咱也不懂啊,我们没到五点半就到了殡仪馆了,然后排第一号。

  受害人 关平到开票说你都用什么东西,我说不用啥东西就火化就完事儿了,我说我家条件不太好,买骨灰盒整个便宜的。说你等着吧,我说为啥啊,就说你不在这儿买骨灰盒就得等,等领导全上班的给你处理。

  等到八点多,中间已处理了五六拨送葬的人,自己还没排上号。关平找了个相识的人,找到殡仪馆的负责人,才勉强给开了票。等到火化完,原订十点钟下葬,早错过了约定的时辰。公安机关接到的举报中,除了火化遗体要购买高价骨灰盒,还涉及到骨灰盒寄存等问题。

  副大队长 赵富山如果说你在外面购买骨灰盒了,殡仪馆就要求你拿正规发票,你拿骨灰盒正规发票我给你寄存,否则我不给你寄存。我们初步打了2000多个电话,最起码有好几百群众不满意,其中有一二百的群众极不满意。

  今年五月,新修订的哈尔滨市重点打击的26类黑恶势力犯罪类型中,把采取暴力、威胁、软暴力等手段,非法垄断控制殡葬业的黑恶势力列入其中,五常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决定深入调查。

  副大队长 赵富山总是发生在前台这两个营业员身上,总是她们两个人和群众发生口角。因为她们是殡仪馆的临时工,一个月两千块钱工资,这个我们就是感觉到疑惑,我们对这个怀疑,肯定是有幕后组织者。

  殡葬行业,是此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点打击的一个领域。民警在调查时发现,百姓是敢怒不敢言,反映的问题集中在两大方面:一是购买骨灰盒;二是寄存骨灰盒。如果不满足殡仪馆的霸王条款,送葬火化就会处处受阻。

  民警发现,两个冲锋在前的工作人员不是公职人员,仅靠她们两个,是做不到垄断销售的,那么是谁在背后指使?在高价骨灰盒的背后,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?

  五常市警方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调查取证,显示有两个人有重大嫌疑:一个是五常拉林第二殡仪馆的骨灰盒业务承包人李某伟,还有一个是女会计戚某芳。2019年5月13日,五常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决定统一收网,当天早上六点,在殡仪馆上班的时候,集中清查了殡仪馆,抓获了李某伟、戚某芳以及现任殡仪馆的负责人奚某雨,还有两个前台卖骨灰盒的于某红、唐某丽。

  民警在现场查扣了大量的骨灰盒,标价几千、上万的骨灰盒实际成本不到200块钱。民警还发现了一份合同,是殡仪馆和李某伟签订的承包骨灰盒业务的合同,起始时间是2016年3月,期限是:永久!

  副大队长 赵富山签订了一个无效的永久合同,www.94368.com,目的就是为了捞钱,有经济利益。依托殡仪馆这个特殊行业,借李某伟之手来牟利,三人心知肚明。

  签定这份合同时是2016年,现在的负责人奚某雨当时并不在任,是谁和他签的无效合同呢?民警在现场还搜到一个重要物证——会计戚某芳一部不常用的手机,里面只存了一个号码,是前任的殡仪馆负责人赵某。原来在两年前,赵某和戚某芳就已经商量好,怎样抬高骨灰盒价格、怎样强制销售、怎样对抗税务部门等等。后来赵某在2017年初退休,正是在他退休之前,和李某伟签定了那份永久承包合同。

  副大队长 赵富山退休之后,想有点儿加油钱、喝酒钱,然后通过戚某,他们三个人密谋。因为赵某和戚某是公职人员,李某是临时工,这样的话就由李某出面,承包骨灰盒销售的合同。

  合同约定,2016年3月,由戚某芳和李某伟各出资35万元,共70万元,以李某伟的名义承包骨灰盒销售,利润的25%交给殡仪馆。三人商量好,针对来火化的群众强制增加业务量,达到利益最大化。

  最初,李某伟和戚某芳是五五分成,赵某退休之后,就找到了戚某芳和李某伟,让他们兑现当初的承诺,也就是签合同的附加条件之一,分一部分股份给他。

  犯罪嫌疑人 李某伟戚某芳说的,就是说的分配的事儿,问我有没有意见,我说没有意见。她占40%,赵某占20%,原来就是我和戚某芳各占50%。

  副大队长 赵富山销售额每个月最高能得15万,他们应得利益是15万,按照比例来说,戚某能得六万,李某也能六万,剩下的是赵某能得三万。

  暗中接手骨灰盒业务后,戚某芳调整了策略,亲自安排了两个人到前台做接待工作,就是于某红和唐某丽,平日施以小恩小惠,买个化妆品或请吃个饭,让她们死心塌地的卖骨灰盒。

  犯罪嫌疑人 李某伟最高单位遗留下来的是两万多,22800。说明上,合格上写着是南非紫檀,小叶紫檀。

  然而,殡仪馆并不是戚某芳和李某伟就能一手遮天的地方,还有一位现任的副主任奚某雨,如果他出面阻挠,骨灰盒的业务并不能顺利开展。

  犯罪嫌疑人 奚某雨统共就拿他几盒烟呗,他们个人包骨灰盒,给我拿了四条烟。每个月1600块钱,八个月。

  2018年以后,奚某雨主抓殡仪馆全面工作,每个月戚某芳和李某伟就按时给奚某雨送烟,之后碰到有群众反映骨灰盒的事儿,奚某雨就只当看不见。

  犯罪嫌疑人 奚某雨以前我说了不算,一直我在反对他们的做法,他们卖骨灰盒的做法。他们强迫交易,我一直在反对,我不当面跟他起冲突,老百姓找我了,我就一律就是可以随便消费,你愿意消费啥消费啥。

  犯罪嫌疑人 李某伟我统共分了五十左右万,当时去了我承包费,再去了这两年进货,我统共分了二十左右万。

  5月29日,前任主任赵某投案自首,民警扣押了几名犯罪嫌疑人的高档SUV车辆等涉案资产,折合人民币200多万元,冻结资金300多万元。

  副大队长 梁广截止到案发时,我们从2016年3月1日承包那天开始对账,大约的销售额在380万左右,他们三个人获利在280万左右。

  目前,本案的六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批准逮捕。五常市警方又顺线打掉了另一家存在同样软暴力强迫交易的殡仪馆,涉案六人也已被抓获。警方希望自2016年以来,在五常市三家殡仪馆有同样遭遇的群众,能积极到公安机关核实情况,给这样的恶势力犯罪团伙以实质打击和震慑犯罪。

  热科院香饮所办公大楼的二楼,七八名科研人员正在实验室聚心会神地做着试验。“他们每一项科技成果,都有可能为我们今后生活带来变化。”郝朝运笑着说,热科院香饮所非常注重科技成果的转化,力求每一项科技成果要么给人们生活带来便利,要么给企业、给农民带来经济效益,让科技论文真正写在大地上,为乡村振兴添砖加瓦。

  吴建智10多年来始终不离不弃,从小照顾因事故失去双臂的哥哥,一双手臂两人用,用自己的臂膀撑起哥哥的生活和梦想,用实际行动诠释真挚的手足之情。

  【主持人曾璐】谢谢,这次活动我们得到了山东金正大生态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鼎力支持,同时也得到了锦绣千村农资连锁(北京)有限公司、洛阳卓格哈斯机械有限公司、成都新朝阳生物化学有限公司、深圳市富巍盛科技有限公司等一大批热心公益事业、长年服务三农的农资企业的积极响应和协助,当然还有全国各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与配合,在此谢谢大家。

  对此,移民律师郑毅对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说,代购以营利为目的,属于工作的一种!然而,在美国,外国人必须获得工作许可才能从事工作!留学生拿的只是外籍学生非移民签证,在校外工作必须获得许可才能进行,而持配偶陪读签证的则完全不允许工作!持特殊专业人员或临时工作签证的,其签证身份也只允许为特定的雇主工作!因此,不少留学生及持非移民配偶签证者从事代购行业,实际上已属“非法工作”!